<acronym id='70tqt'><em id='70tqt'></em><td id='70tqt'><div id='70tq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0tqt'><big id='70tqt'><big id='70tqt'></big><legend id='70tq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i id='70tqt'><div id='70tqt'><ins id='70tqt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tr id='70tqt'><strong id='70tqt'></strong><small id='70tqt'></small><button id='70tqt'></button><li id='70tqt'><noscript id='70tqt'><big id='70tqt'></big><dt id='70tq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0tqt'><table id='70tqt'><blockquote id='70tqt'><tbody id='70tq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0tqt'></u><kbd id='70tqt'><kbd id='70tqt'></kbd></kbd>
    3. <dl id='70tqt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70tqt'><strong id='70tqt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ns id='70tqt'></ins>
      <i id='70tqt'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70tqt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span id='70tqt'></span>

          改革開放40年:生活習慣大變樣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1

            千裡之遙一日還

            ■ 蔡懷慶 新疆某邊防連 參謀

            “馬上相逢無紙筆  ,憑君傳語報平安”  ,這是唐代詩人岑參《逢入京使》中描寫戍邊軍人思鄉之情的詩句 。而如今,戍邊軍人的思鄉之情又如何表達呢 ?

            下面請大傢跟隨我走近新疆某邊防連  ,一起感受戍邊生活和思鄉小故事  。

            我們連地處帕米爾高原深處 ,位於兩座海拔近5000米的雪山之間  ,每天日照不足4小時 ,所以在塔吉克語中意為“一線天”  。改革開放以前  ,連隊官兵和傢裡聯系隻能靠寫書信 ,一來一回幾個月  ,很不方便  。

            改革開放以來  ,通信技術迅猛發展  ,從固定電話到移動手機  ,從語音通話到視頻聊天  ,官兵和傢人的聯系告別瞭“傢書抵萬金”的時代  。

            現代化的生活靠電力支撐  。大傢可能不敢相信  ,早些年連隊還一直靠“煤油燈”過日子  。今年年初 ,“一線天”通瞭電  。官兵在網絡室裡開展電子競技  ,用手機視頻通話 ,娛樂方式從單一的打撲克發展到如今的多元娛樂  。

            指導員邢文濤感嘆:“回想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戍邊官兵 ,巡邏靠徒步  ,照明靠煤油  ,娛樂靠撲克  ,生活條件多麼艱苦  !現在雖同在千裡之外的邊疆  ,但科技改變瞭我們的生活 ,消除瞭千裡之遙的隔閡  。”

            戰士曲雲龍入伍後聽說要到艱苦的高原駐防  ,產生瞭不想服役的念頭  。到瞭連隊後才現  ,電視、電腦、洗衣機、通信基站等現代化設備一應俱全 。

            “原以為邊疆很苦  ,沒電沒信號  ,沒想到現代科技早已走進祖國邊防線  !”曲雲龍興奮地豎著大拇指 。

            去年3月  ,下士唐海勝父親突發腦溢血 ,生命危急 。請假報告批下來後  ,他連夜坐車到市裡  ,第二天坐飛機趕到醫院  ,一直陪伴父親 ,直到病情穩定  。回到連隊 ,他揉著紅紅的眼睛:“要不是坐飛機  ,我可能半個月都趕不回傢  。父親病重  ,兒子不能陪在身邊 ,會是我一輩子愧疚  !”

            對於戍邊軍人來說  ,距離是一生的阻礙 ,一天到傢從前就是個夢  ,如今高科技的航空運輸實現瞭“千裡之遙一日還”  ,破解瞭邊防軍人“忠孝難兩全”的難題  ,讓我們夢想成真  。(侯軍治、周海建、張官星整理)

            寬帶成瞭村裡標配

            ■ 佳 松 藏族 雲南省德欽縣雲嶺鄉斯農村 村民

            我今年43歲  。要說改革開放40年以來生活的變化  ,確實有說不完的話題  ,尤其是衣食住行  ,更是發生瞭翻天覆地的大變化 。

            小時候的記憶中  ,我們村裡幾乎沒有一件和科技沾邊的事物  。要說最為科學的  ,就是每傢一個小喇叭掛在傢裡的柱子上  ,是大隊幹部用來傳達上級政策或通知工作的(當時行政村叫大隊) 。除瞭這個  ,還有一個大隊共有的小水電站 ,每到傍晚  ,一個外地的獨腿師傅就到村頭的小水電放水發電  ,到瞭晚上10點左右就關閘停電 ,村裡照樣漆黑一片  。我們每到傍晚就跑到水電站旁邊的獨腿師傅屋前  ,看他開閘送電  ,覺得特別稀奇 。這個小電站好像也隻是持續瞭一段時間  ,後來據說機器壞瞭送去維修 ,再後來好像沒再發過電  。直到村裡架起瞭電線  ,才正式有瞭電  。過去傢傢戶戶沒有一件電器 ,如今太陽能路燈在村裡徹夜通明  ,液晶電視的屏幕越來越大  ,傢傢戶戶接上瞭寬帶網絡 ,看上瞭APTV 。

            以前村裡犁地用犏牛  ,每傢每戶都要養上幾頭犏牛  ,一個農忙時節就得犁上幾天的地  。現在好瞭  ,隨著科技發展  ,犁地用上瞭拖拉機  ,後面掛個犁耙 ,既省時又省力 。地裡的糧食也不用人背馬馱瞭 ,直接裝農用車拉到傢門口  。

            科技進步給農村帶來瞭根本的改變  。現在我自己開車跑旅遊  ,通過微信、微博就可以找到客人 ,一年下來有10萬元左右的收入  ,這在以前是連想也不敢想的事 。

            我是在10多歲時才第一次見到神奇的汽車在馬路上飛奔 ,覺得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。現在好瞭  ,自己也開上瞭汽車  ,還跑到瞭全國各地 。小時候傢裡窮  ,小學讀到四年級就被迫輟學放羊  ,現在的我熟練掌握瞭智能手機網絡操作  ,以此招攬生意  。如今我還在別人的幫助下開起瞭微店  ,將傢裡制作的原生態核桃油、葡萄酒以及自己采摘的松茸、蟲草等在網上銷售  ,有瞭不菲的收入  。(江 初文/圖)

            吃上瞭機器人做的飯

            ■ 李淑茹 北京市東城區前拐棒胡同 市民

            最近  ,傢門口發生瞭一件新鮮事兒:我們周邊的居民第一次吃到瞭機器人做的飯  。

            這件事還要從一個月前說起 。自從建在朝陽門前柺棒胡同18號院的東城老年配餐中心——“誠和美美”中央廚房開始營業後  ,我們老年人享受到瞭就餐服務  ,不僅可以吃到營養、安全的午飯  ,還可以享受送貨上門服務 。

            第一次前去就餐 ,我懷著好奇心來到中央廚房  。剛走進大廳 ,就聽到親切的問候:“李淑茹老人您好 ,歡迎來到東城老年配餐中心  ,請您用餐  !”一打聽  ,原來是大廳裡配備瞭人臉識別系統  ,所有在這裡登記過的老人  ,都被機器人“記住瞭”  !我們用的每一個餐盤、碗筷、杯子都在消毒櫃裡進行過消毒 ,一點兒也不用擔心衛生安全問題 。

            這個中央廚房配備瞭各種先進的智能設備  ,所有原材料都經過冷庫冷處理  ,然後再進粗加工庫房 ,由員工洗、切 ,把每道菜的克重都稱量好 ,根據每道菜的比例配備好  ,再由“神秘大廚”進行炒制 。

            這位神秘的“大廚”就是智能炒菜機器人  。它身懷兩大“絕活”  ,一是內置攪拌鏟  ,可以模仿大廚翻炒  ,全程不需要人工參與 ,而且食物攪拌比人工更均勻;二是全程沒有油煙 。炒菜機器人內置瞭海量食譜  ,可以勝任大多數傢常菜 。試吃之後 ,我覺得味道還不錯  ,很適合老年人吃  。

            回想起改革開放之初  ,那時候傢傢戶戶都用蜂窩煤做飯 。每到做飯高峰  ,樓道裡就會充滿嗆人的煤煙味 ,廚房的墻壁也會被熏黑  。短短幾十年  ,蜂窩煤爐子換成瞭煤氣罐  ,再換成瞭管道天然氣 ,電磁爐、微波爐等各種廚房電器也走進瞭人們的生活 ,真是越來越方便瞭 。

           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 ,今天的老人們竟然吃上瞭機器人做的飯  !

            彈指一揮間  ,一晃40年 。越來越多的新奇玩意兒走進瞭我們的生活 ,科技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 。我簡直無法想象若幹年後的我們將擁有怎樣的生活  。(記者 賀 勇文/圖)

            走步走出健康

            ■ 陳希國 吉林省長春市九臺區 退休公務員

            改革開放40年  ,傢庭生活變好瞭  ,生活習慣也變瞭:

            手機計步器促使我多走步  ,改變瞭原來懶惰不運動的壞習慣 。

            以前 ,我不好運動 。有瞭智能手機以後 ,我下載瞭計步軟件 ,開始走步  。每天把鬧鐘定在5點半起床  ,再設定好手機悅動圈後  ,我便下樓走步  ,一直堅持下來 ,雷打不動  ,每天必須保證萬步左右 ,同時設瞭走步排行榜  ,接受傢人的監督:有批評我走得少的;也有為我點贊的  。結果走步把血壓走穩瞭 ,把身體走健康瞭  。

            玩數碼相機  ,取代瞭打麻將  。退休後有時間瞭  ,我便戀上瞭打麻將  ,每天是東不管西不管  ,吃瞭飯  ,推瞭碗直奔麻將館 。吸著被動煙  ,一座就一天 ,腿也疼腰也酸 。

            我愛好攝影  ,兒女們便湊錢為我買瞭一部數碼相機  ,從此我就天天出去拍照  ,回來後再用制圖軟件進行加工制作 ,發在網上供同行們欣賞  。這樣就無心再去玩麻將瞭  。說不玩兒就不玩兒  ,一年多一把都沒玩過  。相機倒是用得不錯  ,去年為報刊拍的照片就有100多幅  ,其中30多幅被省市媒體刊用 ,還有10幅作品被選入影展  。

            微信視頻改變瞭我和老伴每月都要進城看望兒孫的做法  。俗話說:老兒子 ,大孫子  ,老頭老太的命根子 。兒子住在長春 ,孫子在那裡讀書 ,時間長一點兒看不見就非常想念  。所以  ,每個月我們老兩口去長春看兒孫早已形成習慣  ,既費時間又費錢  。

            自從有瞭智能手機  ,開通瞭微信  ,就可以視頻瞭 。我們與兒子約好  ,每天晚上我先給兒子打電話  ,然後再與孫子視頻  ,天天不落  。這樣不僅省時省力 ,而且互相見面 ,對話交流 ,再也不用我和老伴不遠百裡地來回奔波瞭  。

            從自行車摩托車到汽車

            ■ 寇海萍 山東省濱州市公安局 警官

            爸爸1972年參軍  ,提幹後認識瞭在兵工廠工作的媽媽 ,倆人在部隊一待就是20年  。部隊在山東煙臺  ,老傢在濱州  ,部隊每4年組織一次集體探親  。雖然爺爺奶奶身邊有一大堆孫子孫女 ,但因為我離得遠  ,他們總是特別想我  ,所以一有瞭我的照片 ,爸爸就趕緊寄回老傢  。

            1992年  ,爺爺生瞭一場大病 。爸爸於是決定轉業  ,想在老人的有生之年  ,離得近一些方便照顧  。盡管搬到濱州 ,但離農村老傢還是挺遠 ,公共汽車也不方便 。好在那時候有瞭電話  ,老傢有什麼事  ,叔伯們就給爸爸打電話  。為瞭能見到爺爺奶奶  ,我們每周騎自行車回老傢  。那時我剛上初中 ,爸媽總是一個人馱著我  ,一個人馱著東西  。為瞭能感受旅途的樂趣  ,減輕爸媽的負擔  ,我用最快的速度學會瞭騎自行車 。之後每個周六的早晨  ,我就跟著爸媽一起往自行車的前筐和後座裝東西  ,想象著爺爺奶奶看到禮物、看到我時的快樂  。

            沿著205國道一路騎行  ,40公裡的路程大約要騎兩個小時 。那時候爸媽年輕  ,我也精力無限  。後來傢裡有瞭摩托車 ,雖然還是風吹日曬  ,但至少不用累得滿頭大汗、氣喘籲籲瞭 。老傢的路也越修越好 ,再也不是一下雨就滿地泥濘 。

            再後來  ,汽車走進千傢萬戶  ,想去哪裡隨時出行  。微信帶來瞭劃時代的通訊變革  ,想要見誰  ,視頻通話瞬間搞定 。

            現如今  ,老媽最大的愛好就是曬朋友圈——早晨散步時沿途發現的好風景 ,兩個寶貝外孫女兒的優秀表現  ,還有她細心養的花花草草  。她還常常和老爸比賽誰被點贊多  。

            老爸最大的快樂則是今天又在微信上加瞭哪個老戰友  ,他帶過的哪個兵今天又跟他視頻聊天兒瞭  ,還期盼著每天晚上兩個外孫女兒和他視頻通話  ,甜甜地叫他姥爺 。

            如今種菜多快好省

            ■ 杜春秋 山東省壽光市稻田鎮稻莊村 村民

            我來自中國菜都 ,我傢種菜近30年瞭  ,種過辣椒、韭菜、茄子、絲瓜、黃瓜這5個品種的蔬菜  。原先種菜既費時費力  ,又費藥費水  ,產量還低 。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  ,現在種菜是“多快好省”  。

            不需要自己育種  。育種基地利用營養盆將菜籽培育成巴掌大小的菜苗 ,這樣優選的菜苗具備豐產、抗病、整齊一致的特點  ,種出來的蔬菜品質也就提高瞭  。我現在都是買回菜苗直接種植  ,省瞭育種這份心思 。

            不需要露天作業 。蔬菜是需要精耕細作的農作物  ,幹瞭不行 ,冷瞭不行  ,風大瞭也不行 。所以我支起瞭大棚  ,把它們養進“屋裡” ,精心照顧  。原先靠人力鋪草簾子為菜園保暖  ,現在使用卷簾機、卷膜機等機器作業  ,省時又省力  。原先因為氣候原因隻能種一茬蔬菜  ,現在利用溫室大棚能收獲兩茬 ,甚至更多  。

            不再農藥中毒  。原先是自己背著噴灑壺進菜地  ,一手上下壓力  ,一手左右噴灑 ,一步一步地打農藥  。這樣連續作業幾畝地下來  ,打農藥者很容易吸入過量的農藥  ,造成農藥中毒  。現在我已經丟棄瞭老式噴藥機  ,改用電動推車式的打藥機 ,同時佩戴瞭防毒面具  。雖然現在的農藥都是高效低毒的  ,但愛護自己、關註健康的意識可比以前強多瞭  。

            不再大水漫灌  。原先的做法是把水引進地裡  ,讓它自由流動 。離著入水口近的地方積水量大  ,離著遠的田地則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浸透  ,費時又費水 。現在我們這兒普遍采用瞭滴灌技術  ,用水管引導水的流向  ,並在水管上紮瞭很多的小細孔  ,水通過細孔浸透蔬菜的根系 ,精準、節約、方便  。

            如今種菜茬數多、產量高、品質好  ,還省資源 。通過這些年的發展  ,蔬菜種植變得科技感十足  ,經濟效益提高的同時 ,我們的生活當然也更好瞭  。 (凌 波整理)